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閱讀之樂時時刻刻(讀書日特別報道·書香中國)

探险 时间:2019-05-16 编辑:申博sunbet 浏览:
圖片自上而下依次為: 4月20日,山東省臨沂市新華書店內讀者眾多。 許傳寶攝(人民視覺) 4月21日,小讀者在湖南省衡陽市圖書城專注閱讀。 曹正平攝(人民視覺) 雲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彌勒市巡檢司鎮龍樹村,姐姐在給弟弟講故事。 普佳勇攝(人民視

閱讀之樂時時刻刻(讀書日特別報道·書香中國)

  圖片自上而下依次為:
  4月20日,山東省臨沂市新華書店內讀者眾多。
  許傳寶攝(人民視覺)
  4月21日,小讀者在湖南省衡陽市圖書城專注閱讀。
  曹正平攝(人民視覺)
  雲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彌勒市巡檢司鎮龍樹村,姐姐在給弟弟講故事。
  普佳勇攝(人民視覺)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倡導全民閱讀,推進學習型社會建設”,這是全民閱讀連續第六年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閱讀,無論在城鎮裡還是田野上,成為越來越多人的生活必需﹔讀者,不分年齡、學歷、職業,成為越來越廣泛的身份標識。

  今天,我們聚焦青少年、城市居民、農民工等群體,不僅看他們讀什麼、如何讀,也在傾聽他們對閱讀的新需求。

  ——編 者 

  

  傾聽校園琅琅的讀書聲 

  對於孩子而言,沒有什麼是比安靜閱讀更美妙的事。近日,教育部組織向全國中小學圖書館推薦優秀圖書活動,拓展著孩子們的閱讀內容和外延。“閱讀當自少年始。琅琅書聲,就是孩子的朗朗天空。”老師們說。

  中關村第三小學環形的教學樓設計,整整一層的自由閱讀區,孩子們可以隨時隨地閱讀,讀到興起,索性脫掉鞋子,坐在舒服的墊子上自由閱讀。

  在北京市第十八中學,孩子們隨手可觸的地方都設置了“漂流書架”,每個年級的樓層都設有展示空間,展示讀書海報。同時,走廊裡還布置了大量的電子閱讀機,學生隻需要掃描二維碼,就可選擇喜歡的書在手機上閱讀。

  閱讀當是青少年生活的一部分。這些學校的精心設計,彰顯了科學的育人理念。

  “學校沒有設計傳統意義上的大圖書館,而是將圖書館全部打亂分布在校園各處。學生借書時,可以按照每本書上的定位條碼,按碼索驥。”在中關村第三小學校長劉可欽看來,“學校裡,處處是圖書館,處處可借書。學習、閱讀,不僅發生在課堂之上,更發生在學生的足跡所至之處。教育,時時處處發生”。

  “閱讀,不僅能讓孩子直接體會母語的美和力量,更是對他們精神上的提升。要在耳濡目染、潛移默化中培養閱讀習慣,呵護閱讀的熱情。” 清華附小副校長張華毓說。

  北京市第十八中學主動為學生搭建校內外各類閱讀分享活動的平台,鼓勵學生自發組建揚帆人文社團,學校定期開展名家大師進校園活動,每月制作“聚寬讀書”專欄,在校園公眾號推送。

  對於當下的許多家長和老師來說,引導孩子在閱讀過程中,處理好“電子+紙質”“經典+流行”“推薦+自選”等幾對關系,是難題也是挑戰。

  “不要讓孩子隻沉浸於碎片化閱讀,要引導孩子從淺閱讀循序漸進地走向深閱讀。教師可以通過組織閱讀研討、分享等方式,減少兒童對於系統性知識、經典閱讀的陌生感和距離感。”北京大學教育學院院長閻鳳橋說。

  不少老師和家長達成共識:無論經典還是流行,都要符合兒童的成長規律和認知規律,激發閱讀興趣和自覺。“希望出版業能更關注時代的發展,觀照兒童的心理,創作出符合新一代兒童接受習慣的優秀作品。” 山東臨沂北城小學校長張淑琴認為。

  “理想的閱讀書目有幾個關鍵詞——適合、多樣、貼近現實。”北京石油學院附屬中學校長孫玉柱談道:以初中生為例,根據學校閱讀調查,初中生對幻想、青春、科幻、漫畫類的圖書興趣最大,因為這個時期的學生對未知的事物很好奇,學校要主動篩選這一類型的優秀作品。

  “閱讀也像找朋友,每個孩子的需求和趣味都不完全一樣。要尊重孩子自己的選擇,這才符合人才培養的多樣性。”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張潔宇認為。

  “閱讀能陶冶心性,訓練思維,深刻思想。”談及閱讀之於兒童成長的作用,清華附小校長竇桂梅說,“閱讀,至關重要。”

  丈量城市開闊的文化空間 

  今年的全民閱讀調查報告首次公布城市閱讀指數,從城市閱讀指數、個人閱讀指數和公共閱讀服務指數三個方面進行評估。

  “城市閱讀指數的發布,就是要通過榜單推動各地深入開展全民閱讀。”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院長魏玉山分析說,從今年評出的城市閱讀指數前10名來看,排首位的深圳是“全民閱讀活動開展最早、活動影響力最大、活動效果最好的代表性城市”﹔蘇州和北京創造具有自身特色的全民閱讀推廣模式,也在榜單中名列前茅。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前總干事長伊琳娜·博科娃曾感慨:“我走過很多地方,去過很多城市,沒有一個城市一個地方像深圳那樣,那麼多家庭,那麼多孩子,聚集在書城盡享讀書之樂。”

  今年世界讀書日,也是第四個深圳未成年人讀書日。540場活動,點燃了深圳小讀者一年一度的“文化狂歡”。

  2019年,深圳讀書月舉辦主題活動8083項,向社會捐贈愛心圖書2500余萬元﹔深圳讀書論壇邀請專家學者200余位,還創出經典詩文朗誦會、打工文學論壇、親子閱讀論壇等品牌活動。據統計,截至目前,讀書月活動累計吸引約1.5億人次以各種方式參與。

  深圳書香城市建設的經驗獲得認可:2018年深圳閱讀指數研究報告顯示,97.5%的接受調查的居民對閱讀資源表示滿意,98.4%的深圳居民認為閱讀對人生重要。

  如今,638座公共圖書館、300台包含書香亭在內的自助圖書館、150多家特色書店,構成了深圳這座“生活在圖書館中的城市”的閱讀地標。

  深圳出版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尹昌龍說:“認識到書店對城市發展的長遠意義、閱讀對市民的深遠影響,深圳由此擁有了一筆值得自豪的文化財產。”

  激活鄉村旺盛的閱讀需求 

  有人說,讀書是世界上門檻最低的課堂。可對2.8億農民工群體來說,這一門檻,並不算低。

  根據第十六次全民閱讀調查報告,2018年我國農村居民閱讀率為49.0%,比城鎮低19.1%﹔農村居民年人均閱讀量為6.87本(含電子書),比城鎮低2.14本。農村居民的圖書閱讀率遠低於城市,但對舉辦讀書活動的需求,卻比城市更加迫切——有超過2/3的農民,渴望通過閱讀丈量田野之外的世界。

  龐大的農民工群體,農事、工作之余做些什麼,如何滿足他們旺盛的精神文化需求?

  魏玉山認為,要通過政府引導和社會力量參與,讓更多優質閱讀資源涌入農村,激活農村閱讀需求。

  這些年,建設農家書屋、加快網絡覆蓋、推進鄉村閱讀,來自各地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努力,逐步改善著農民工的閱讀資源和閱讀狀況。深圳為外來勞務工量身定做了“青工書屋”“青工讀書成才大型報告會”等項目﹔成都上百座農家書屋開展近300場形式多樣的讀書活動,吸引讀者人數過萬……

  “農民工的文學閱讀量高於一般國民的平均水平”“1年讀10本書以上的農民工超過半數”——這是山東大學對農民工群體的文學閱讀情況進行科學調查后得出的結論。

借力军运会 木兰大道将变身美丽乡村带

借力军运会 木兰大道将变身美丽乡村带

图为:木兰大道美丽乡村带东风新村效果图。(资料照片) 军运...[详细]

中心城区面积最大的湿地公园

中心城区面积最大的湿地公园

截至2018年12月,鸟类从72种增加到177种,果树从10余种增加到2...[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