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大师之光”青年编剧高级研习班接招“犀利解读” 陈舒:抛开女性视角剖析行业“秘辛”

综艺 时间:2019-03-05 编辑:申博sunbet 浏览:
大合影 大众网娱乐 由中国电影基金会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携手天津滨海高新区管委会、中国(渤龙)影视产业基地共同举办的“大师之光”青年编剧高级研习班即将迎来它的第四载春天。旨在立足国际视野、培养中国青年编剧、助推中国电影新力量的“大师之光

大合影

大合影

大众网娱乐 由中国电影基金会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携手天津滨海高新区管委会、中国(渤龙)影视产业基地共同举办的“大师之光”青年编剧高级研习班即将迎来它的第四载春天。旨在立足国际视野、培养中国青年编剧、助推中国电影新力量的“大师之光”青年编剧高级研习班,每年邀请200位优秀的青年编剧和导演汇聚一堂,聆听享誉海内外的编剧大师倾囊相告,和电影行业精英交流探讨,为了更好的用指尖施展魔法,写出撼动人心的好故事。 

  33日晚,《绣春刀》系列电影的编剧陈舒亲临沙龙活动现场。当晚,陈舒就当晚沙龙活动的主题“女性编剧视角下的‘悬疑+剧情’解构”说开来,从女性编剧的创作角度,到个人的剧本创作过程中的真实分享。再到编剧行业在当下影视行业中的最新发展动态,可谓知无不言。在与青年编剧的问答和探讨中,频频碰撞出精彩的火花。其中,诸如编剧创作过程中的细节困扰,以及客观条件对编剧创作的限制等问题,陈舒的幽默直言更令在场编剧深感共鸣,活动结束后仍有不少编剧表示意犹未尽…… 

  好编剧莫论性别差异: 

  成熟编剧更需具备制片概念 

  2014年暑期档,一部引发业内激烈讨论的古装动作大戏《绣春刀》横空出世。优秀的剧本,精良的制作,为这部别具特色的影片赢得业内外的一致赞誉。这部男人戏为主的动作片背后,自然也有着一支以青年男电影人为主的创作团队。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其中支撑起这部电影灵魂的编剧陈舒,却是一位自苏杭而来的南方小女子。昨晚活动伊始,就有编剧按捺不住藏在心中多年的疑惑,询问身为女性的陈舒,如何把握、塑造好笔下的诸位男性角色?面对这样的提问,陈舒见招拆招予以回击,她表示:“我觉得在行业中有一种固有的偏见,会觉得女编剧可能就擅长于女性题材或者就擅长于塑造女性的角色。这包括那些细腻的、有关于爱情更多的罗曼蒂克的、更轻松的、校园的、青春的这样的类型。而悬疑或者说男性动作的他们更多会去找男性的编剧,我觉得首先这个偏见其实就不存在。对我来说,你真正关注到你的主角,带入到你的主角,不管你的主角是男性还是女性,男女编剧都是一样的,是没有什么性别的差异” 

        撇清了性别的困惑,也有不少初入编剧行业的后辈对陈舒吐槽,自己从枪手(暗指代写剧本不具署名权的编剧)到剧组统筹,入行多年一直处于打杂多创作少的状态,不知未来应该何去何从。陈舒首先表示:“很多年轻编剧逃不了做枪手这个过程。随着整个行业越来越规范以后,枪手这个现象可能会越来越少,相信它终将成为历史名词。”随后,陈舒表示,跟组的经历其实对一名编剧的成长而言弥足珍贵,“我大概在四年前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作为一个编剧,你不跟组写不好剧本。了解现场、了解制作、了解现场的每一镜是怎么拍的,你才会珍惜自己的笔墨,甚至我觉得编剧有些制片的概念都是非常有帮助的。我打一个比方:我们在年轻不懂事的时候写‘千军万马’,觉得这是一个特别轻易的事情,因为只需要四个字。但是你这千军万马落实到画面上面,需要费多少的人力物力财力,需要多少天多少人来完成这样一场戏,在剧本里面必要的吗?你是否有更好的表现方式呢?总得说来,我们不是写完剧本就撒手不管,而是作为编剧的时候,前期就要为导演考量,为工作人员考量,如何最高效、最经济的情况下,做出一场最精彩的戏,这就是编剧的制片概念。”              

  好剧本深究细枝末节: 

  预防招黑切勿止步工作台本 

    拥有令人过目不忘的角色,是一部影视作品成就经典的关键因素之一。在创作过程中,陈舒对此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在为青年编剧分享剧本创作习惯时,她坚持将人物塑造摆在故事情节更为重要的位置。陈舒说:“我有一个故事源起的时候我会想故事整体的大框架或者三维框架……把这些故事的脉络想清楚以后,我不会去纠结于写作故事的情节。我跟导演或者说我们自己的团队,我们会花非常大的精力做人物。”在这段经验分享中,她反复强调自己“要花12分力气做人物”而且整个创作过程中,要不断提醒自己“不要把人物弄丢”。 

       有了结实的人物,还需有过硬的细节配合每一场戏的合理展开。在她看来,这些必须在电影进入到正式拍摄前,由剧本抢先将其落到实处。以《绣春刀》为例,陈舒透露称:“《绣春刀》进入闭关之前其实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工作,甚至我们会有一张当时的北京城的明朝古地图。它不一定是最准确的,但却是我们通过各种资料搜集后做的地图。我们自己写每一场戏的时候,虽然地点不会落实到具体的电影的画面当中,但我们希望所有街道、建筑的名字都是有证可考的。所以我们对整个人物的动线,比如沈炼住在哪个胡同,他离他上班的地方走路要多远,信王府在哪里,他们离皇宫多远……等等这些状况我们是了解的。在写具体的武器的时候,其实也不能瞎写,我们事无巨细的做了很多严谨的论证。这些强迫症般的考据方式写剧本,是非常过瘾的事情。我相信如果每一个编剧都能多花一些心力在这些细节上面的话,就没有那么多观众着急寄刀片,或者我们的大古装或者大历史影视作品就不会那么容易招黑。”   

  好前程不忘初心始终: 

  职业困境需有强大灵魂作伴  

  在剧本创作保有电影性的基础上,陈舒也鼓励在座的青年编剧在创作余力的同时,“要以小说家的标准要求自己”。切记,不可把编剧工作当成写工作台本去完成,应尽可能地丰富自己的文学性,争取早日写出可读性更强的个人风格化作品。谈及此处,陈舒不仅公开介绍了自己日常的创作状态,更将写作过程中遇到瓶颈、克服拖延的细微解决方法大方分享,并未更多徘徊在行业门外的新人指明努力的方向和渠道。 

主旋律电视作品频频叫好 曹可凡代表:还可以做得

主旋律电视作品频频叫好 曹可凡代表:还可以做得

曹可凡代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 东方网记者王永娟、汪伟秋3月3...[详细]

“永不消逝”的电视综艺

“永不消逝”的电视综艺

2014年的冬天,刚刚签约华纳的李荣浩在自己的微博上“@”了时...[详细]